首頁 > 故事 > 哲理故事 > 值得思考的兩則哲理故事

值得思考的兩則哲理故事

2017-06-04

  屋外的戒嗔
  
  天明寺的後院有間雜物間,沒鎖,平時用插銷插住房門。房間裡面只是放置著一些平日很少用到的物品,很少有人進去,所以雜物間的房門一般是關著的。
  
  戒嗔住的地方也在後院,每天從住處去佛堂的時候,都會經過這個雜物間。有天早晨路過的時候,發現雜物間的門被人打開了。望望屋內,沒有異樣,只是雜物間里彷彿多了一張桌子,戒嗔順手把房門關上。
  
  第二天一早,戒嗔去佛堂的路上,發現雜物間的門又被人打開了,順手關上。可是一連幾天,被戒嗔關上的房門總會被人打開。
  
  戒嗔有些懷疑是不是調皮的小師弟在和戒嗔開玩笑,但是仔細想想卻也不可能,因為兩個小師弟起床時間都比戒嗔晚。
  
  戒嗔那天早晨特意起得很早,等在走道邊想看個究竟,到底是誰反反覆復把雜物間的門打開。
  
  我看見智惠師父從住處走來,向戒嗔笑笑。智惠師父問戒嗔,今天早晨怎麼起那麼早?
  
  戒嗔還沒有想好應該如何回答智惠師父,只是傻笑,智惠師父已自顧自地往前走了。
  
  有些問題,問的人並非想要一個答案,只是聽的人在意如何回答而已。
  
  我看見智惠師父經過雜物間,隨手把插銷拔出,把門推開,他沒有進雜物間,徑自往佛堂的方向去了。
  
  原來這些天打開雜物間的人是智惠師父。
  
  戒嗔走進雜物間,有股怪怪的味道傳到鼻子里。判斷怪味的來源,原來是從雜物間中間放置的桌子上的新漆中傳出來的。智惠師父這幾天打開房門是為了散除這股怪味。
  
  我們有多少次站在屋外判斷是非的經歷?我們把多少個猜疑和不解放在別人身上找原因?
  
  戒嗔每天關上房門的時候,一直以為自己是對的,卻從沒有想過執迷不悟的人可能是自己。
  
  一克重的砝碼
  
  有天和智緣師父以及戒塵一起去山下辦事,路過一家玩具店,戒塵被櫥窗里擺放的各式各樣的玩具吸引,邁步艱難。
  
  玩具店的老闆林施主以前和智緣師父打過交道,見我們路過,便招呼我們進去坐。智緣師父看著戒塵留戀的樣子,笑著嘆氣,帶著戒嗔一起進了店裡。林施主請我們坐,他從身後的柜子拿出個小茶葉罐子,泡茶給我們。戒塵已經跑到櫃檯裡面去擺弄玩具了。
  
  過了一會兒,戒塵搬了一個天平跑到我們旁邊,問林施主,這個也是玩具嗎?
  
  林施主說,這個是替鎮上學校採購的實驗用品。
  
  天平附帶著一個小盒子,裡面有各種質量的砝碼,重的幾百克,輕的只有一克重。
  
  戒塵把砝碼倒在桌子上,大大小小挨個兒往天平上放。林施主笑著看他。
  
  天平在砝碼的改變下升升降降,戒塵拿起一個最小的砝碼,那個砝碼只有一克重。戒塵說,這個砝碼太小了,沒有什麼用途。
  
  智緣師父說,那可不一定。他拿過那個一克重的砝碼,然後把天平兩端托盤上的砝碼全部拿掉,在兩邊各放一個一百克的砝碼,天平在搖晃中慢慢平衡下來。
  
  智緣師父把那個一克重的小砝碼放在天平中的一個托盤上,那個托盤立即沉了下去。
  
  戒塵看著托盤笑著說,原來這個小砝碼的作用居然如此之大。
  
  智緣師父又說,那也不一定。他伸手把和小砝碼放在一起的一百克砝碼取了下來,托盤“咚”的一聲再次升了起來。
  
  生活中的我們大多只是平凡的小人物,就像那個最輕的小砝碼,千萬別以為自己是沒有什麼用的,因為在最關鍵的時刻也許左右全局的人就是你。
  
  但是即便左右了全局,也別以為你真的就那麼重要,必不可少了,要時刻記得自己只是一顆微不足道的小砝碼。
  
  浮浮沉沉都不是我們應有的生活態度。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