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理故事 > 人生沒有真正的圓滿

人生沒有真正的圓滿

2017-06-01 12:44:32

  圓滿
  
  靜月先生很小的時候,母親把他寄放在林泉寺,求師于慧明法師。
  
  一天,靜月問師父:“什麼是圓滿?”
  
  師父那時很年輕,也很英俊,對靜月的這個問題,師父卻充耳不聞,沒有做出回答。
  
  靜月很尷尬,知道拜師學佛其實也是一個艱難的歷程。
  
  第二天,師父慧明拿來一個器皿交給靜月,說:“這個瓷器名叫撲滿,你獨自下山,去化緣。”
  
  師父交給靜月的撲滿是類似於存錢罐的東西,上面只有唯一的一個小口。靜月揣摩了半天,搖著頭想:師父要我去化錢啊!
  
  化緣其實是一件不易的事,化錢更是一件傷腦筋的苦差,好在靜月乖巧伶俐,長得惹人喜歡,每到一戶,總是不言不語,微笑著手捧撲滿,站在施主的門口,施主憐愛他,自然會一分、兩分地朝靜月的器皿中放錢。
  
  第一天化完緣,靜月乘著月色,朝林泉寺歸來,聽到撲滿里叮叮噹噹的硬幣相碰的聲音,靜月心中別提那個美啊。
  
  時間一天天過去,撲滿里的硬幣一天天增多,漸漸的,靜月已經聽不到金屬相碰時發出的叮叮噹噹誘人的聲音了,而那份喜悅的心情卻隨著撲滿的越來越沉而逐漸增強。
  
  有一天,靜月化完緣歸來,抱著撲滿。像完成了一件功德圓滿的事情跑進師父的禪房。高興地說:“師父,滿了,滿了,裝不下了。”
  
  師父此時正在給政協寫提案,望見靜月高興的樣子,對他說:“孩子,這是你這段時間辛苦換來的成果,瓷罐里的東西全歸你了。”
  
  靜月高興地抱著撲滿跑出禪房,來到院子,找來一張柳席,鋪在院子的井台邊,把撲滿倒過來。倒了半天,撲滿里的錢一分一厘也倒不出來。
  
  靜月急了,朝禪房裡喊道:“師父,倒不出來。”
  
  “你想辦法吧!”師父在裡面應道,“你能把它裝滿,也能把它取出來。”
  
  靜月找來樹枝,朝撲滿的小口裡捅,撲滿里的硬幣相互交錯,相互擠壓,一枚硬幣也桶不出來。
  
  靜月累了,躺在席子上喘氣,他想:化緣其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很容易的是因為帶著希望把撲滿裝滿了,很不容易是因為這段化緣的經曆本身就充滿了艱辛。
  
  靜月望著身邊的撲滿,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裝滿了硬幣的撲滿卻一分也流不出來,他對著禪房有氣無力地說:“師父,我還是弄不出來。”
  
  師父在裡面應道:“你再想想別的辦法吧!”
  
  此時太陽已經開始西下,陽光從寺院高大的梧桐樹的縫隙中透出一道道金光,灑在院子里,灑在柳席上,灑在靜月的身上,閃著一道道躍動的美麗光環。
  
  靜月若有所思地從柳席上躍起,跑進廚房,拿來榔頭,對著柳席上閃著光芒的撲滿砸下去……柳席上頓時滾滿了無數閃閃發光的金幣。
  
  望著被自己砸得粉碎的撲滿,靜月對著窗內的慧明法師說:“師父,我明白了。”
  
  師父在禪房應聲道:“你明白了什麼?”
  
  靜月此時像一個大人,背著手,站在院子中央說道:“我明白了,每一個人都應該給自己和別人留一個餘地,一味地追求圓滿或完美,人有時也會像裝滿硬幣的撲滿一樣,被自己束縛得粉身碎骨。”
  
  禪房裡沒有回聲,唯有靜月,透過院子里的梧桐樹,看到火紅的夕陽在遠處的群峰中慢慢地西墜。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