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為人處世 > 多一個朋友不如少一個敵人

多一個朋友不如少一個敵人

2016-06-21 19:46:17
漢尼在上高中的時候認識了老富蘭克林,那時漢尼不過是個14歲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以後要做什麼,那段時間他簡直就是在混日子。漢尼留著小鬍子,整天穿著髒兮兮的長褲和藍色條絨外套,他是個不討人喜歡的孩子,經常搞惡作劇,他曾給班上一個叫朱麗亞的女孩送過兩隻活的變色龍當生日禮物。

漢尼唯一的心愿就是加人到校籃球隊和托姆高中籃球隊好好打上一場比賽。因為他實在看不慣托姆高中籃球隊那群歪帶帽子的孩子。漢尼非常想加人到籃球隊,自從有了這個想法,他每天都用大量的時間鍛煉身體,以至於在老師帶著同學們去野外活動的時候,他借口對花粉過敏而在籃球場上繼續鍛煉。

那時他有個“死對頭”——同年級的比利,當然也許對方並沒在意他的存在。比利比漢尼差不多高一頭,他也非常想進入籃球隊。每次漢尼在籃球場上都會看到比利在練習,漢尼心想:比利一定是我進人籃球隊的最大障礙。這個想法在他的腦海中擴散開來,以至於想把比利幹掉。

於是,漢尼開始他卑鄙的做法。他窺視著比利的所作所為,想盡各種方法讓比利在各個方面受挫,他想讓比利身敗名裂,成為同學們都討厭的人。後來漢尼想到去圖書館找一些如何使用陰謀詭計的書來研究。

漢尼找到圖書管理員老富蘭克林的時候他正在看書,看到漢尼來了,他把手中的書放下,拿起漢尼的借書單仔細看了看,有些好奇地從書堆中抽出一本,好像自言自語地說:“找到了,我還以為這本書早就被我扔掉了。”他指著書背面的借書日期說:“你看,上次借出還是1962年,那時候你還沒來到這個世上。這個借書的人叫拉瑞爾,他好像高中沒畢業就自殺了。”說完,他看了看非常尷尬的漢尼,說:“你實在不該看這類書,除非你想和拉瑞爾一樣。”一邊說,老富蘭克林一邊把手中的書扔到一個抽屜中,然後拿出一本《三個火槍手》放到漢尼面前:“我小時候就看這本書,如果你有興趣的話也可以看。至於那本書,我想它會在世界上消失。”

漢尼把《三個火槍手》還給老富蘭克林的時候,他們進行了一次長談,“你為什麼想幹掉比利呢?”“我想加入籃球隊。”“照你的說法,假如你沒能幹掉比利,籃球隊就不能收你?”漢尼低頭想了一下,他輕輕地點了點頭。因為老富蘭克林的連續追問,漢尼開始非常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了,他生怕自己對問題的回答不符合自己的本意。“假如你能幹掉比利,那麼你可以保證自己能幹掉托姆高中的孩子嗎?”漢尼否認了這個說法。“那麼比利並不是你的對手,托姆高中才是你真正的對手,而比利只是你的一個標準。你是不是想勝利?既然你不能確保自己會戰勝托姆高中的孩子,那麼不如把比利加上,你們一起努力幹掉托姆高中,這樣做至少要比你一個人去拼更有把握一些。”漢尼終於想通了,他和比利的目的是相同的,他們都想參加比賽打敗對手。最後老富蘭克林說了一句讓漢尼受益終生的話:“你想做將軍嗎?那就去和將軍一同作戰,直到他先戰死,而不是在他身後開一槍。”直至高中畢業的時候,漢尼才意識到自己當時想幹掉比利的想法是多麼可笑。

疑心會讓自己進人一種妄想的狀態,即使只有一點小的誘因,也會把自己帶到一個思想的籠子中無法逃出去。就拿漢尼來說,也許比利從來都不知道漢尼曾經對他有這樣的想法,而漢尼自己卻為這個“假想敵”寢食難安了好長時間。許多時候,我們所面對的任何痛苦和困難都不是對手強加給我們的,而是自己的錯誤造成的,有時也許對手並不存在,是假想造就了煩惱,真正的對手往往是自己。如果把一個人當成“對手”看待,我們的心靈會痛苦,而且對方一旦有所感知,也許雙方真的會形成敵對關係;而伸出雙手接納“對手”,便會多一個朋友。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