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散文精選 > 回憶,是個很奇怪的東西

回憶,是個很奇怪的東西

2016-05-21
人生無常,世事難料,生命有時候竟是那麼的脆弱和短暫。我們永遠難以預料,意外和明天哪一個先到,生命又會在何時戛然而止。每一天都會有人悄然離世,每一刻又會有新生命降臨,這或許就是人世的輪迴流轉吧?此情此景,警醒心魂,讓人不由得對生命心生敬畏之情!

在一片新開發的林區,一位穿著樸素的女人獨自走在崎嶇的小路上,那條路指向林中的一棵樹。這兒有著許許多多不同大小的樹木,有一些還是剛剛移植一這兒的,但所有的樹都飛快地生長著,挺立面粗壯,還覆蓋著綠油油的新葉。顯然,一定有人負責悉心照料這些有紀念意義的樹。

我們不知道這女子這樣做了多少年,她總是手握著一束鮮花靜靜地站在樹旁。她抬起頭凝望那棵樹,不述地翕動著她那與眾不同的小嘴,好像在自言自語,又好像在與人分享她內心最深處的感受。她後退一步來伏計一下這樹的高度,又輕柔地掃走落在樹下的斑驅的樹葉。她彎腰向前去擁抱親吻那棵多年前移植到這裡的樹,接著地撫摸著它那起皺的樹皮,好像這棵樹是有生命的。然後,她依依不捨地轉身離開,消失在那秋日薄暮里的最後一樓陽光中。

一陣秋風掠過,樹葉沙沙作響,好像正在秘密私語,而作為唯一能理解這私語的豐富含義的人,那位女子立刻轉身回來,又與這棵樹喃喃自語幾句后,她與它道別,飽含著淚水踏上了回家的路。

多年過去了,這位小路上孤獨的訪客,慢慢地老去。

幾年後,這樹長得更高更大,鬱鬱蔥蔥,在風中昂首站立。它仰首向天,日日看太陽、月亮和星星東升西落,與自然母親熔為一體。

那以後不知過了多久,在樹旁又有了一棵新移植的小樹。小樹頑強而又安詳。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兩棵樹的根部緊緊地連在了一起。每棵樹下同都埋藏著精美的木製骨灰盒。盒子里的骨灰最終變成了有機肥料被樹的根部吸收。這兩位老人相繼選擇了相同的回歸自然的方法,為的是可以使生命在樹里延續。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這是一首歌頌樹葬的讚美詩。沒有必要查出這兩位老人是誰。任何人都可以這麼做。

今天,去陵園給父親上墳了。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父親離開我們已經快三年了。每次獨自一人走上那條通往陵園熟悉的路途時,心思就特別的凝重。思緒總是不自覺地翻閱著陳年過往,視線也漸漸變得模糊……回憶,是個很奇怪的東西,有時候真的經不起細細咀嚼。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