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勵志故事 > 鄧亞萍:人生需要歸零的勇氣

鄧亞萍:人生需要歸零的勇氣

2017-06-02

  有一位老者曾經問我:“你的獎牌和獎盃都放在什麼地方?”

  我說:“我父母把家裡一間屋子專門設為榮譽室,把我所有的獎牌、獎盃、獎狀全部放在那裡。”

  他跟我講:“你應該把它收起來,因為這些已經統統成為過去。”
  
  從那一刻開始,我一直在思考這句話。

  因為作為一名運動員,轉型是很困難的。快要退役的時候,我就在考慮退役以後是繼續當教練,還是走向社會。如果說不當教練的話,我會做什麼?我能跟別人去競爭嗎?我認為我競爭不過別人。所以在那時候,我決定要去讀書,完善自己。於是我選擇了清華大學。
  
  剛剛進清華的時候,我是自卑的。

  我上第一堂課的時候,就很坦率地跟老師講:“我沒有辦法上來就跟大課,尤其是英語課程。”老師問我:“你的英文什麼水平?”我說:“是零。”他說:“那你先試試寫26個字母吧!”我把能想起來的字母,大小寫一塊混著寫也沒寫全26個。這就是我在清華的第一堂課。
  
  在清華讀了一段時間,薩馬蘭奇主席任命我為國際奧委會運動員委員會委員。第一次去開會,讓我極受刺激!因為所有委員都可以講英語或法語,唯獨我帶著翻譯。在討論問題的時候,因為我需要翻譯,所以總是比別人慢半拍。這次會議極大地刺激了我,無論如何都應該把英語先拿下!
  
  1998年,國際奧委會在葡萄牙開會,我要在會上發言。一篇不超過五分鐘的英文講話稿,我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練習。這次會議由薩馬蘭奇主持,他以為我會請翻譯,結果我一開口就講英語。我發言完后,他說:“鄧才學了三個月的英語,能夠有今天這樣一個發言,我們大家應該給她鼓掌!”
  
  在清華拿下學士學位,我又到英國諾丁漢大學攻讀了一個碩士學位。當時,信心來了,我希望能夠到劍橋攻讀一個博士學位。但剛有這個想法,我周邊的所有人——我的親人、我的朋友、我的老師,包括薩馬蘭奇都反對,統統說你別去讀。為什麼?他們覺得:“你名氣這麼大,萬一讀不成,那多難看啊!”但我仍然堅持去劍橋攻讀博士學位。
  
  今天,我已成為一家網際網路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我認為,在人生的道路當中,要不斷地完善自己,也要勇於將人生歸零。

  從零開始,保持一種勇往直前、拼搏向上的精神。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