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勵志故事 > 你認識這位身患癲癇的超級長跑女將嗎?

你認識這位身患癲癇的超級長跑女將嗎?

2017-05-18 16:11:28

  

       你認識這位身患癲癇的超級長跑女將嗎?

      派蒂威爾森在年幼時就被診斷患有癲癇。她的父親吉姆威爾森習慣每天晨跑。有一天,戴著牙套的派蒂興緻勃勃地對父親說:“爸,我想每天跟你一起慢跑,但我擔心中途會病情發作。”
  
  父親回答說:“萬一你發作,我也知道如何處理。我們明天就開始跑吧。”
  
  從那以後,派蒂喜歡上了跑步。和父親一起晨跑是她一天之中最快樂的時光。跑步期間,派蒂的病一次也沒發作。
  
  幾個禮拜之後,她向父親表達了自己的心愿:“爸,我想打破女子長距離跑步的世界記錄。”她父親替她查吉尼斯世界記錄,發現女子長距離跑步的最高紀錄是80英里。
  
  當時,讀高一的派蒂為自己訂立了一個長遠的目標:“今年我要從橘縣跑到舊金山(640多公里);高二時,要到達俄勒岡州的波特蘭(2400多公里);高三時的目標是聖路易市(3200多公里);高四則要向白宮前進(4800多公里)。”
  
  派蒂雖然在身體方面不具備常人的優勢,但她仍然滿懷熱情與理想。對她而言,癲癇只是偶爾給她帶來不便的小毛病。她並沒有因此消極畏縮,相反地,她更珍惜自己已經擁有的。
  
  高一時,派蒂穿著上面寫著“我愛癲癇”的襯衫,一路跑到了舊金山。她父親陪她跑完了全程,做護士的母親則開著旅行拖車尾隨其後,照料父女兩人。
  
  高二時,她身後的支持者換成了班上的同學。他們拿著巨幅的海報為她加油打氣,海報上寫著:“派蒂,跑啊!”(這句話後來也成為她自傳的書名)。但在這段前往波特蘭的路上,她扭傷了腳踝。醫生勸告她立刻中止跑步:“你的腳踝必須上石膏,否則會造成永久的傷害。”
  
  她回答道:“醫生,你不了解,跑步不是我一時的興趣,而是我一輩子的至愛。我跑步不單是為了自己,同時也是要向所有人證明,身有殘缺的人照樣能跑馬拉松。有什麼方法能讓我跑完這段剩下的路嗎?”
  
  醫生表示可用粘劑先將受損處接合,而不用上石膏;但他警告說,這樣會起水泡,到時會疼痛難耐。
  
  派蒂二話沒說便點頭答應。
  
  派蒂忍著疼痛終於來到了波特蘭,俄勒岡州州長陪她跑完最後一英里。一面寫著紅字的橫幅早在終點等著她:“超級長跑女將,派蒂?威爾森在17歲生日這天創造了輝煌的記錄。”
  
  在高三那一年,派蒂花了四個月的時間,由西海岸跑到東海岸,最後抵達華盛頓,並接受總統召見。她告訴總統:“我想讓世人知道,癲癇患者與一般人無異,也能過正常的生活。”
  
  有目標未必能成功,但沒有目標就一定不能成功。目標的設定要具體、可量化、具有挑戰性,這樣的目標才有實現的意義。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